当前位置:未解之谜 > 奇闻异事 > 手机访问:m.weijiezhim.cn

古代的奇葩避孕方式

来源:未解之谜网时间:2017-11-18 20:27:09编辑:最记录: 手机版

说的避孕,大家都会想到套套和药。古代如何避孕呢?用鳝鱼吗?据说有人直播这个……污了。其实是某种青蛙!

非洲爪蟾(Xenopus laevis)是一种手掌大小,灰绿色的爪蛙,它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池塘与河流愉快地度过了数百万年,这期间没有人会给它们注射尿液。直到20世纪30年代,英国科学家兰斯洛特·霍格本(Lancelot Hogben)打破了它们平淡的生活。

  霍格本是一位才华横溢但脾气暴躁的动物学家,行事果断、不留后路。在研究早期,他通过将激素注射到青蛙中来研究激素。当他于1927年迁居到南非时,他用当地的两栖动物来继续这些实验。其中一种动物——非洲爪蟾数量丰富并且易于操作,很快成了霍格本的最重要的研究对象。他在这种生物上投入了大量时间,甚至用它来给自己的房子命名。

  1930年,霍格本给非洲爪蟾注射了牛垂体的提取物。(牛的垂体是位于大脑底部的一种豌豆状的激素内分泌腺)这时,霍格本意外地发现,这种蛙受激素刺激后开始产卵。当时,科学家们知道孕妇的尿液中含有由垂体产生、可影响卵巢发育的激素,如果这些激素能够刺激非洲爪蟾产卵,或许它们就能被用作一种活体“验孕棒”。

  霍格本从未在他早期的学术报告中提到这种应用,但他很快就着手于此。对南非的种族主义不抱幻想的他,在完成开创性的工作后马上回到英国,并带回了一群非洲爪蟾。他的同事查尔斯·贝勒比(Charles Bellerby)找到了这种蛙类的培育方法。随后的试验表明,它们在接触到孕妇的尿液时确实会产卵,而且除了在交配时,它们不会自发产卵。另一个南非的团队也在开展类似的工作,正如科学家一贯的作风,这两个团队产生了激烈的交锋。这一场交锋中谁也不承认谁,但可以说是霍格本赢了,因为这一验孕法最后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。

  霍格本验孕法(Hogben test)操作很简单,只需收集一名女性的未处理的新鲜尿液,注射到雌性非洲爪蟾的皮下,等待结果就行了。如果这是一名怀孕的女性,那么5~12小时后爪蟾就会产生一串直径数毫米,黑白相间的球体——也就是它们的卵。结果是可靠的。一位研究者表示,在注射了150只爪蟾后,没有出现一例假阳性的结果,而漏报的怀孕案例也只有3件。一位医生在写给霍格本同事的信件中说道:“感谢您的学术报告在某女士身上产生的测孕效果。您或许很想知道:我们请了一名有多年经验的全科医生、一名专业的妇科专家,以及一只爪蟾,只有爪蟾是对的。”

  民间的验孕法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了。正如我的前同事卡尔·罗姆(Cari Romm)写的那样:“早在妇女使用验孕棒验尿之前,为了验孕,她们已经将尿液排向很多物品。”但第一个可靠的验孕法诞生于1927年,德国科学家伯恩哈德·桑德克(Bernhard Zondek)和塞尔马·阿什海姆(Selmar Aschheim)发明了A-Z验孕法:他们向未成熟雌性小鼠注射人类尿液,数日后解剖这些小鼠,检查它们的卵巢是否大于正常水平。

  随后一个版本的验孕法用兔子代替了老鼠。由于某种原因,人们相信阳性结果会导致兔子死亡,一时间“兔子死了”成了怀孕的委婉说辞。事实上,兔子无论如何都会死,因为就像小鼠一样,要通过解剖才能检查它们的卵巢。这意味着当时的验孕法是费力、昂贵而又血腥的。在霍格本的朋友运营的一家妊娠诊所中,每年就有大约6000只兔子因此牺牲。

  与之相比,爪蟾验孕法更加快速、操作简便,并且对动物相对友好。非洲爪蟾可以在人工饲养的环境中存活三十年,而且验孕法用不着它们牺牲生命。它们能够被再利用,也很容易获取。最初,医生从南非进口爪蟾——用科学家爱德华·艾尔肯(Edward Elkan)的话来说:“看来对动物经销商而言,要多少就抓多少也并非难事。”就这样,非洲爪蟾开始了它“海外殖民”的征程。

  但正因为如此,在20世纪40年代和60年代之间,成千上万只爪蟾被注射了人类的尿液。

本文标题:古代的奇葩避孕方式 - 奇闻异事
本文地址:www.weijiezhimi.cn/a/4260.html
  • 本月排行